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

送糧

作者:王碩來源:星辰在線 日期:2018-09-27

      在我童年的記憶里,每年七月的“雙搶”過后,就該去“送糧”了。

     “皇糧國稅,自古皆然”,鄉鎮糧店的圍墻上用斗大的字毫不含糊地寫著這么一句醒目的標語。“送糧”,送的就是

這個皇糧的“糧”,用糧食來上繳按畝征收的農業稅。

 

      七月盛暑,陽光熾熱,蟬鳴陣陣,稻谷結了累累的果實,艷陽下的農田一片熱火朝天的勞動景象,昂揚著豐收的喜悅。每次家里收割完稻谷,父母總是選出最好的谷子曬干,再用風車吹去谷子中的雜物,留下一粒粒飽滿而金黃的稻粒,用麻袋裝好,整齊地碼在小土車上。小土車前面有個小輪子,中間兩個腳,后面還有兩個把手。推土車的人像挑東西一樣,將短扁擔的兩頭用結實的繩子系在車把手上,橫在肩上挑起來,雙手緊握把手,便可推著往前走。再在車子前系根繩子,另一人在前面拉著,這樣兩人配合起來便容易上坡過坎了。我曾試著去提小土車的把手,卻沉得像座小山,任我呲牙咧嘴,小土車仍巋然不動。父親彎腰將小扁擔挑到肩上,腰一挺,小土車的一端便提起來了,我趕緊跑到前面去拉繩子,像一個小纖夫一樣。父親一步一步堅實地往前走,小土車“吱呀吱呀”有節奏的響著,在靜靜的山林中回蕩,猶如一個不知疲倦的歌手在練聲。

  遇到溝溝坎坎,父親咬緊牙關,推著車左挪右挪,我則扯著繩子用勁拉,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才將陷在溝坎里的車輪子推出來。一路上,除偶爾停下來在熟人家喝口水外,一般是不休息的,越休息車子越沉,這幾公里路就很難走到。到了鄉鎮的糧庫,父親早已汗流浹背,整個人像從水里冒出來一樣,唯獨那頂草帽的邊沿是干的。但父親還是不能歇息,得趕緊讓糧食驗收入庫,這樣才算是給這辛苦的一趟劃上圓滿的句號。他用籮筐將麻袋的谷子分裝出來,挑到糧庫門口排隊等候驗收入庫。

  驗收糧食的人叼著煙,瞇著眼,手里拿著一個帶斗的鏟子,帶著對這個特殊崗位無比神圣的神情將鏟子伸到籮筐里,攪動幾下,再抽出來,這樣鏟出的那一撮谷子便是這一擔糧食最真實的代表了。他們聞一聞,抓一抓,再很不屑的告訴你,這谷子有霉味,那谷子有點潮。送糧的人一邊陪著笑臉遞煙,一邊忐忑而期待的看著驗收員驗收,嘴里念叨著這谷子是如何的好,心里卻在打鼓。沒過關的人便趕緊挑著谷子,火急火燎的去找地方曬,找風車吹,要是驗收再不過關,就得推回去明天再來。

  父親去驗收很少有過不了關的時候,憨厚耿直的他總會將最好的糧食送到這里來。驗收完了,再憑票去兌錢。這個價格雖遠遠低于市場價,但父親卻很知足的點完票子,坐下來抽根煙,然后一身輕松地哼著小調倒拖著車子往回走,我則仰躺在小土車上,把父親當成了人力車夫。途中,父親會買個西瓜犒勞咱倆,我們酣暢淋漓的吃著西瓜趕著路,父親的腳步越來越輕松,連小土車也叫得歡快······

  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后來,聽說政府免征農業稅,再后來,又聽說種田都能享受國家補貼了,這可是祖祖輩輩的農民都不敢想的大好事。“送糧”這個詞雖變成了永遠的歷史,卻也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記憶里。難忘的還有父親那負重而行的身影,堅實的步子,小土車“吱呀吱呀”的聲音。

    【作者簡介】

  王碩,長沙望城人,全國連鎖品牌里手餛飩創始人。

     【來源:星辰在線】

上一篇:理工大學店

下一篇:懷化火車站店

所屬類別: 公司新聞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妹妹很饿试玩